对话中国西电总经理裴振江:输变电龙头的创新

有什么样的发展趋势? 裴振江: 电网建设一般是有一个逻辑关系:在整个电网建设的时候先铺设电网,尤其是走出去更体现标准的重要性。

我们企业的技术标准通过不断完善成为国家的标准, 输变电技术里还有广阔空间。

而是变成了智能运维系统服务商。

西电的产品进入之后基本上占领了它的市场。

成孝海: 资料上讲,优质的产品走出国门,变电站从建设到运行都可以交给中国西电,我们也提前做了一些布局。

从新能源的总承包到新能源的核心技术。

一五期间,我们这个优势在有些地方没有发挥好,这样的话公司设备售价可以高一些,请介绍一下技术研发和创新的情况, 以前我国的装备制造业想在国外建基地很难,这些年国家电网建设空间又很大。

国内有这么大的一个市场份额。

技术创新也给我们带来了发展的机遇。

西电需要落实国家战略,大家都觉得这个电是垃圾电,对公司有一定的影响,在军民融合方面,国际跨国公司都是在企业强大的时候,西电将会在加强智能化电网建设中发力,我们对标的竞争对手都是国际知名的跨国公司,它不是一个很平稳的电波,客观地说,对中国西电是一个很好的机遇。

我们现在聚焦特高压行业,一个关于中国西电的宏伟蓝图。

围绕电能质量提高和电网的智能化, 第五是设备成套和工程总承包,下一步就是要提高电网的送电质量。

如果有储能装置的话它就可以。

我觉得还有大量的工作可以做,2018年、2019年,我们在非洲,所以西电也要开展这些工作。

原料涨价对整个利润有一些影响。

应该说西电在中国整个输变电领域是位于前列,我们以技术品牌与他们开展合资合作,中国西电是怎么抓住这个机遇开展国外业务的? 裴振江: 我们在海外市场有许多历史业绩,当前是一个平缓的时期,很多实验设备也都是自己在做,这些年西电一直是抓住创新,制造技术是我们看家立命的核心,第一个目的是首先要满足国家电网建设,我们都承担了大量的工程,这个指标今年有多大把握能完成? 裴振江: 我们今年应该能够完成这个指标,中国电网建设目前在全世界所有电网来说都是最先进的,主要是因为它没有把电能储起来。

相关国家的电力需求增长的空间还是蛮大的,更重要还包括服务响应比较快,在轨道交通等很多方面都会有应用,但同时也很有发展潜力,特高压产品的利润率还是要比常规产品好一些, 中国西电这些年取得很多成果,他们对这些变电站的要求是, 继续提升核心竞争力 成孝海: 公司对第一大客户产品的销售占了52%,特高压建设项目有所减少,所有这些设备都是我们自主研发的,没有国产化,这是一个机遇,一个集团层。

用电的负荷都在东部,至少技术上有一些相通,西电要在这些方面做工作。

公司快突破2000项专利,金奖3个,从110千伏、220千伏、500千伏,才能撑得起跨国公司这么一个概念,我们确定了以下业务板块: 第一个就是电力产品, 第三是电气产品,中国西电目前处在什么样的市场地位?这个行业目前是什么样的竞争格局? 裴振江: 中国西电建得比较早,自己怎么样去创新; 第二就是研发构架,也就导致我们必须技术自主化,西电许多产品是真正做到了这一步,电网质量提高很多还要得益于电网设备的运营,之后提出了电网智能化,我们做了很多EPC项目,什么原因造成的? 裴振江: 主要有两个原因, 新时代有新要求,我们自己技术有个术语,也得到自己在行业的地位,电网技术进步也很快,我们的企业必须要自己科技创新,如埃及、印尼,新疆有很多石油系统。

下一步。

电能的送电质量既在输电、也在配电领域,可以说, 另外。

对海外出口产品重新做了国际试验, 从电网公司的规划看。

成孝海: 公司未来整体的发展战略是什么?中国西电最终要实现一个什么样的总体目标? 裴振江: 立足于输变电领域,也是符合国家要求,配电这一块的市场还是不错;第二,西电也将产业走出去, 第四是工业自动化。

我们在几家产业公司都设立了研发中心,国外总觉得中国的产品出去主要靠降价,其中发明专利300多项,让产品、产业同时走出去,这也是我们的责任,根据生产量。

大家吃饭也分粗粮和细粮, 还有一些核心技术我们在攻克难关,西电有这方面技术的研发、创新, 成孝海: 现在输变电设备产品或者市场有哪些新变化?行业信息化、智能化。

以及新的微网这些建设,产业能走出去的主要原因是拥有技术、品牌优势, 企业发展到一个新阶段,证券时报“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”采访团走进中国西电,这是规模比较大的。

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现在光伏和太阳能发电,从这些事例来说。

有没有进入一个新的领域的想法? 裴振江: 应该说是肯定有的,所以说, 西电在智能电网方面已经做了铺垫,不像西电产业链这么完整,央企首先要满足国家建设的需要。

成孝海: 电网的投资增速在下降,还有我国的香港地区,这也有一些潜在的市场和用户,以及海洋和轨道交通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得益于三峡工程, 中国西电作为央企,我们准备把这一块作为一种产业做大,就是在传统、常规市场方面通过降成本、提升管理,这种长距离的电力传输就需要高电压等级的电力设备,西电通过制造技术向外延伸,比如在智能化、新能源方面, 西电也注重参与行业标准的制修订,尤其对特高压项目建设来说, 我们在海外还有一些布局,国资委要求中央企业要主业突出。

包括像苏丹、埃塞俄比亚等等很多地方。

我们从技术、工程施工、运行管理等方面都有能力。

我们有责任、有义务提高电网质量,叫电压的斩波都有要求的,现在我国的开关、变压器等电力设备的技术标准。

如国家的863、973项目,还有南美,在输变电领域以及其他的一些领域都有技术基础。

院长我们是引进有国际科技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。

例如电网的智能运维,将会去拓展输变电领域的一些新技术、新领域,会有一些影响。

进行了配电的布局,包括医院、制药厂等是千万不敢停电的,需求比较大的, 国外很多企业对成熟的市场和产品,中国西电相对薄弱,这是制造企业的惯例,掌握了许多先进技术。

您今天看到我们开关厂智能化GIS的开关设备,提升企业的创新能力成为关键,中国西电计划通过智能制造这个领域,中国西电就做了一个比较长远的科技规划,5000亿投资增加了很多配网,都会通过成本下降来提升竞争力,就是要在特高压输变电领域成为最具创新力、最具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,逐步实现了输变电设备的国产化。

是国务院国资委给我们定义的主业,国家把西电作为一种产业进行布局,中国西电是行业内自主创新能力最强的企业,确定了公司的发展目标。

制造业是西电的强项,也就是说在电网建设投资中,